记杨莉馨教授“旅行书写与女性的精神成长:以英语小说为中心”讲座(图)

12月14日下午,南京师范大学杨立新教授来我院做了题为“旅游写作与女性精神成长:聚焦英语小说”的讲座。讲座由赵善奎教授主持,李荣教授和郭晓霞教授参加了讲座。相关专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参加了讲座。

在讲座开始时,杨立新教授定义了“旅行写作”的概念。她借用了Jack Kerouac的《在路上》,并提议旅行写作是一种记录“在路上”的类型。此外,杨立新教授介绍了中国和西方文学史上旅行作家的重要着作,如《荷马史诗》《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岳阳楼记》。

后来,杨立新教授提出了“旅行写作是否会因作者的性别而有所作为”的问题,鼓励学生思考以性别为出发点的旅游写作。她认为,在男性作家引领旅行写作的历史背景下,随着时代的变迁,女性逐渐在旅行写作中占有一席之地。一般而言,女性的旅行写作呈现出从私人到公共,从家庭到社会,从边缘到中心,跨越地理边界,性界限和文化边界的特征。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女性往往有“作者焦虑”。——面对强烈的以男性为中心的文学传统,女性作家会感受到“失语症”和“他人”的文化压力。这将使他们对自己的作者身份有一种自信,犹豫和犹豫的精神状态。

然后,杨立新教授从两个方面阐述了女性旅游写作的发展特征。第一个是“从旅行的想象到构建现实的旅程”。自19世纪以来,这在英国女性旅行文学中清晰可见。以Jane Austen,Charlotte Bronte,弗吉尼亚伍尔夫《远航》和《奥兰多:一部传记》为例,她阐述了女性旅行从想象到现实的发展。第二个是“从殖民幻想到全球化时代的跨文化交流”。杨立新教授指出,自地理学发现以来,英国文学创作具有浓厚的殖民色彩。例如,《简爱》可以被解释为“普通帝国主义和普通认知暴力的寓言”。进入20世纪后,女性作家越来越认识到他们在殖民体系中的“他者”地位,对殖民统治和宗法统治的同构性有了更清晰的认识。例如,玛格丽特·德拉布尔(Margaret Drabble)《红王妃》已经意识到跨越生死,时空和文化障碍,分享人类跨文化经验和寻求多元文化主义的当代意义。

在提问过程中,老师和学生们对伍尔夫的精神成长和精神崩溃是否紧密联系提出了质疑。杨立新教授给了病人回答。

最后,在赵山奎教授的主持下,讲座圆满结束。本讲座既包括文学史上旅行写作的纵向梳理,也包括作者在写作中的性别认同的横向对比。内容丰富而深刻,使学生对“旅游写作”和“女性精神成长”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

(文:梁志炎/图:施航嘉)

【关闭页面】